姬安宁:是她把检验报告交给了李文亮
2020-02-20 15:29:00
  • 0
  • 0
  • 14

李文亮事件已经沉寂多日了,然而又出现了一个李文亮!

 

就在昨天,也就是2月19日,一篇新浪微博把被训诫的八个人中间的第二个人披露了出来——她就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室主任艾芬!

 

艾芬 1997 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后,进入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现任该院急诊科主任。据她介绍,2019 年 12 月 18 日,一名 65 岁的男性个体经营者来到医院南京路院区看急诊。在五天前,他出现发热症状,体温高达 39.1 ℃,发热前有寒战,但无鼻塞、流涕、呼吸困难、咳嗽等症状。此前在 12 月 16 日,该男子先是到医院门诊就诊,经过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奥司他韦及乐松片等三天对症治疗无好转后被收入急诊病房。急诊科医生给该男子尝试了碳青霉烯类高级的广谱类抗菌素,依然无任何好转迹象,而其肺部感染表现为 " 双肺多发散在斑片状模糊影 "。

12 月 22 日,该男子转入该院呼吸科救治,12 月 25 日转入同济医院,再之后,转入专门收治传染病人的金银潭医院。在后来的追溯过程中,艾芬了解到,该男子是华南海鲜市场的一个送货员。

12 月 27 日,艾芬接诊了第二例此类病人,是一名 40 多岁来自武汉远郊区的年轻人,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在当地诊所治疗了一周多,高烧不退,肺部感染严重,指脉氧为 90%。这个年轻人随后被收入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与肺泡灌洗液检验。12 月 30 日,送检的结果出来,该男子感染的是一种冠状病毒。看到化验单上标注有 "SARS 冠状病毒 " 字样,艾芬感到 " 很可怕 ",第一时间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部门报告,但医院有没有再向上级疾控部门报告,她并不清楚。

这份检测报告,于 12 月 30 日下午被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发在同学微信群里,并被大量转发。艾芬称,当时大学同学私下问她关于冠状病毒的消息,她就把检测报告发了过去,并特别用红圈对 "SARS 冠状病毒 " 进行了标注,但不知这份报告后来是怎样流出去的。

几乎同时,12 月 28 日,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接诊了 4 例和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发热病人。到 2020 年 1 月 1 日前后,医院共收治了 7 例 " 不明原因肺炎 " 病例。12 月 29 日,艾芬所在的急诊科向医院公共卫生科上报了这 7 例发热病人中急诊科收治的 4 例。公共卫生科回复称,已上报江汉区疾控中心。江汉区疾控中心说,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与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之前也已接到类似病例。在急诊科上报的 4 例病例中,有一对母子,儿子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母亲去海鲜市场送饭,并没有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物品,但依然染病,而且病情较重,艾芬当时就推断,这个病可能 " 人传人 "。

1 月 1 日凌晨,后湖院区急诊科又收到了一位由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转入的 65 岁男子。该男子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开诊所,最近收治了很多发热病人,之后自己也有了症状,病情严重。艾芬分析认为,这位诊所老板的病很可能就是他诊所的病人传给他的。

1 月 1 日,她再次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医务处报告了该诊所老板收治了多例病人的相关消息,希望能够引起重视。她担心," 一旦急诊科医生或者护士被感染得病了,就很麻烦 "。

12 月 31 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了 27 例 " 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 " 的相关情况,称到目前为止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就在这天凌晨,李文亮受到了市卫健委和医院的警告和批评。1 月 1 日,武汉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有 8 人因 " 发布、转发不实消息 " 而遭传唤。

1 月 1 日晚将近 12 点,艾芬也接到了医院监察科的信息,要求其第二天到监察科谈话。1 月 2 日,在和监察科纪委谈话过程中,领导批评她 " 作为专业人士没有原则,造谣生事,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了社会恐慌,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 艾芬提及了这个病可以人传人,但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1 月 2 日起,医院要求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及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对于前来就诊的患者,医生们也只能讳莫如深。

林媛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护士,在 1 月初听到这一疾病的相关消息后,只能隐晦地提醒身边亲友,要戴口罩。

在和医院反映情况无果后,1 月 1 日起,艾芬只得要求自己科室的医护人员先戴起了 N95 口罩。

" 战友 " 倒下

1 月 1 日后,武汉市中心医院接收到的发热患者愈发增多,像 " 火山喷发 " 一样。艾芬所在的急诊科在 1 月的第一个星期内,先将后湖院区急诊外科病房改造成呼吸科隔离病房,有 20 张左右的床位。第二周,又改造了急诊内科病房,随后,南京路院区也将急诊病房改造成隔离病房。随着病人越来越多,所有的隔离病房都逐步搬到别处,急诊内外科的病房又改成留观门诊,一共能接纳五十多个病人,但依旧无法满足激增的患者。

倪芳是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专科护士长。1 月 10 日,她所在科室的病房也被征用,开设了 22 张床位,当天床位就全部收满,她所负责的病房一直处于满员状态。

1 月中下旬起,武汉市中心医院步入收治新冠病人的顶峰期,一床难求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 2 月初。艾芬称,1 月 21 日急诊量和发热门诊总计达 1524 人,其中发热病人 655 人。如果按照现在湖北省临床确诊标准来讲,这 1524 人中,90% 左右都是新冠肺炎患者。而在疫情发生前,中心医院的日均急诊量为 550 例左右。

病人激增过程中,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开始出现。1 月 10 日,急诊科发现了医护人员被感染的第一个病例,是后湖院区的一名护士。" 我们后来分析,她可能是口罩没有戴好," 艾芬说。

1 月 1 日,急诊科医护人员开始戴口罩。1 月 10 日,穿上了隔离衣。再过几天,防护等级升高,穿上了防护服。但感染的医护人员在不断增加。该院急诊科共有 200 名医护人员,包括 50 名医生,150 名护士。到目前为止,急诊科医护人员 CT 显示肺部感染、临床诊断确诊的有 30 多人,核酸检测呈阳性的有 7 个,艾芬的团队处在 " 边战斗,边倒下,边补充的状态 "。

 

从以上艾芬的自述中,我们看到了什么呢?

第一,她第一时间汇报给了医院,医院没有回应。

第二,接着医院回应了,不让她这个专业人员“造谣生事”!

第三,艾芬同时也把人传人这个事实告诉了医院,但没有得到重视。

要知道,对待突然出现的传染病,中国是有一套传染病疫情报告制度的,至于报告时限,是这样规定的:

责任报告单位和责任疫情报告人发现甲类传染病和乙类传染病中的肺炭疽、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等按照甲类管理的传染病人或疑似病人时,或发现其他传染病和不明原因疾病暴发时,应于2小时内将传染病报告卡通过网络报告。

对其他乙、丙类传染病病人、疑似病人和规定报告的传染病病原携带者在诊断后,应于24小时内进行网络报告。

从这里我们看出来:

第一,艾芬应该网络报告,直达天庭,也就是直接给中国疾控中心汇报,为什么?因为这样可以避开医院这样的权力部门,正是这种权力部门,他们出于种种原因更容易隐瞒疫情;

第二,人传人这个重要情报,被医院给忽视了,要知道,这是在1月1日那个时间段,如果采取霹雳手段,还来得及。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